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赌场:滕泰:必须挖掘新红利 再造中国经济增长的新条件

时间:2019/5/24 16:18:38  作者:  来源:  查看:37  评论:0
内容摘要:5月24日消息,新浪好书分享会:《新红利 赢在下一个四十年》今日在北京举行,著名经济学家、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出席分享会并演讲。  滕泰表示,过去40年里几大增长红利或者要素条件、驱动力和技术改革制度条件都在发生一些变化。从要素来看,人口红利、土地红利和高储蓄红利都在递减。从...
5月24日消息,新浪好书分享会:《新红利 赢在下一个四十年》今日在北京举行,著名经济学家、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出席分享会并演讲。

  滕泰表示,过去40年里几大增长红利或者要素条件、驱动力和技术改革制度条件都在发生一些变化。从要素来看,人口红利、土地红利和高储蓄红利都在递减。从后发技术红利来看,再继续享受过去300年西方技术工业革命的成果没那么容易了,要靠创新。改革方面无论是市场改革还是资本化改革,可挖掘的空间都比以前小了,我们必须挖掘新红利,再造中国经济增长的新条件。

  滕泰在谈到如何挖掘新的人口红利时指出,新的土地红利和新的资本或者高储蓄红利,是整个国家未来几年要深化改革解决的问题。具体包括4点:1、总量红利,廉价制造业工人红利,跟越南、印度相比已经渐行渐远的情况下,如何挖掘技术红利和成红利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2、改革劳动雇佣制度,降低劳动成本。3、放松并逐步废止户籍制度。4、改善软环境与新移民红利。

  滕泰表示,挖掘资本红利,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金融本质的意义就是在储蓄者和企业之间,用最低的成本架起一座桥梁。

  以下为演讲实录: 

  滕泰:尊敬的各位嘉宾,徐洪才教授、苏剑教授、赵建教授,还有主办方的各位好朋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新红利的话题,我的汇报题目叫做“新红利:下一个四十年怎么办?”。实际上这三个标题,上一个四十年怎么总结中国经济的模式,下一个四十年还有没有新红利?怎么再造新红利?第三个问题就是这个新红利在哪里,这是今天探讨的话题。

  第一个是从老红利到新红利,去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纪念,很多学者都在讨论能不能成功的总结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使我们在40年里创造了如此的经济增长奇迹。这种中国模式总结出来以后,在下一个40年还能不能持续?所以个人的命运也必然跟国家的前途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以上这三大红利,就是从我们角度所总结的中国模式。

  三大红利主要包括人口红利、技术红利、改革红利。

  首先来看一看哪些要素红利是在过去40年发挥重要作用的,要素红利包括土地红利、人口红利和高储蓄红利。技术红利包括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就是说我们复制了过去300年西方国家工业革命的所有成就,改革红利又包括了市场化红利和制度改革红利。也就是说过去40年的成功既有一定的偶然性也有一定的必然性,用这个图来表示,所谓的中国模式如果有的话就是新供给主义增长模式,制度是它的增长条件,劳动、土地、资本这三大要素是经济增长的要素,所以离开了前提条件不行,技术的驱动力和要素的条件缺一不可。

  问题是在过去40年里这几大增长红利或者要素条件、驱动力和技术改革制度条件都在发生一些变化。从要素来看,人口红利、土地红利和高储蓄红利都在递减。从后发技术红利来看,要靠创新。改革方面无论是市场改革还是资本化改革,可挖掘的空间都比以前小了,我们必须挖掘新红利,再造中国经济增长的新条件。

  人口红利递减,劳动力成本上升,中国各行各业的人工成本快速上涨,传统的人口红利已经不存在了,跟十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2009年的时候我们有一个计算,就是一个人如果从农业转到非农业就业,对经济的贡献增长5倍以上,现在这个速度在变小。

  土地红利也是10年前,2009年,从农业转到非农业就业,增加10倍以上。随着人口城市化的发展,速率在下降,土地红利也在减弱。

  资本的话,我们曾经号称我们是边际储蓄最高的国家之一,在整个亚洲,我们认为美国人不存钱,中国人存钱。但是我看了一下最新的数据,美国到2018年年底,储蓄总额折合成人民币差不多是80万元,而中国是69万元,我们比人家少。如果折合成人均的话,美国人均储蓄是中国的5倍,不是它没有储蓄。当然了,如果按边际储蓄倾向来看,我们还是高一点的,因为它的人均GDP是我们的6.2倍。由于种种的原因,比如说存款准备金率,造成中国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高储蓄、获得资本便宜,或者八九十年代那种强迫储蓄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如何挖掘新的人口红利?新的土地红利和新的资本或者高储蓄红利,是整个国家未来几年要深化改革解决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2012年下半年我发表了“新经济主义宣言”,从供给侧推动,供给侧一些要素成本优势已经渐行渐远了。怎么挖掘新人口红利呢?我讲四个方面:

  1.总量红利,廉价制造业工人红利,跟越南、印度相比已经渐行渐远的情况下,如何挖掘技术红利和成红利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基础教育的学历跟实际就业时候的工资几乎没有相关性,小学、初中、高中的教育唯一的指向由于考大学,如果考不上大学,一个初中生、高中生甚至小学毕业,面临的收入几乎是无差异的。也就是说大学之前的教育应该有更大的比重投向职业教育,可喜的是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今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职业教育的一系列文件来推动这个事情。

  2.改革劳动雇佣制度,降低劳动成本。2007年的《劳动法》,毫无疑问提升了劳动者的权益,但是确实是一些企业遭受困难的时候,企业不赚钱快倒闭了,对那些签过两次劳动合同的工人必须提供无期限的雇佣,不能随便解约。

  3.放松并逐步废止户籍制度,比如说在北京要打车有时候打不到车,不是没有车也不是没有人会开车,而是有一个限制,出租车也好,滴滴打车也好,必须是本地户口、本地牌照。这一个限制就是有效供给出不来,需求得不到满足,怎么改变这方面,挖掘新红利?

  4.改善软环境与新移民红利,中国是向全世界贡献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最多的国家,而从海外移到中国的技术精英我们是全世界吸引外来移民最少的国家,这个最少不仅是比美国、欧洲少,比韩国、日本少,比非洲、印度都少,所以我们怎么给美国贡献那么多移民?它还在查我们是技术间谍等等,实际上美国、欧洲都是最大的移民受益者。

  挖掘资本红利是现在党中央强调的,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金融本质的意义就是在储蓄者和企业之间,用最低的成本架起一座桥梁。大家现实中中国的供给抑制使储蓄和企业之间有一道很大的鸿沟,我们要深化金融供给侧。

  深入挖掘土地红利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明晰农村城乡接合部的土地产权,推动土地流转,简化审批流程,真正增加土地的供给。如果我们在北京买不起房子,不是因为过去二十年、十年中央没有调控,而是调控的方向错了。过去二十年中国调控都是朝着需求端下手,限贷、限购、按揭贷款比例调整,都是调的需求,需求是调不了的,大家买房子是刚性需求,你今年不让买明年买,明年不让买后年还要买。真正能调控房价的是增加有效供给,过去两三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土地指标已经卡得很少了,层层限制,土地指标有限,但是我们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几大趁势的土地指标,在2017年年底结束的时候只用了不到30%,中央给了很少的土地指标,这些地方政府还不用,只用了20%、30%。

  一方面控制土地供给,另外还控制人们的需求,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调控房价、激发经济增加活力,都是要改变土地供给结构,降低土地供给成本。

  从技术红利来讲的话,过去这么多年我们所依赖的这些行业,是过去欧洲和美国三次工业革命之后的成果。后发技术功力在递减,新的技术红利在哪儿?从哪儿挖掘?从政府角度,所谓的产业政策在老的制造业里,比如说军工、核电、特高压还有用,新产业,比如说微信、支付宝、Facebook、谷歌都不是产业规划出来的,如何激发这些行业的新红利,需要政府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如何支持“四新”模式的供给,推动新旧动能转换,优化营商环境,减税降废,向这些方面转移。

  在改革红利方面我们也有很深的改革红利可以挖掘,但是前提的前提是要解放思想,解放思想突破一些旧的观念约束才行。从制度改革来看,从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确权、知识产权保护、混合所有制、股份制改造、租赁制等等,都是突破人们思想束缚的,包括市场化改革也是一样的。双轨制当时是非常激烈的学术辩论,能不能开生产资料价格,怎么建立统一劳动市场、资本市场、土地市场,按劳分配还是多种要素贡献分配,其实都曾经引发过争议。

  我个人记得非常清楚,在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刚开始,70年代末的时候一个基层干部跟我讲,说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他们认为包产到户就是历史的倒退,后来过上好生活以后,这是一个支部书记说的,说这是一件好事。

  90年代初的时候一个在北方做检察院院长的干部是我的亲戚,去深圳回来之后悲痛欲绝,说已经变成资本主义了,灯红酒绿变颜色了。现在老先生八十多岁了,现在说深圳挺好的。加入WTO也一样,刚开始很多人说是骂国,现在我们知道加入WTO对中国是好的。

  所以很多东西在曾经的时刻,在我们脑子里是不可逾越的红线,但是回过头来看实际上是我们的思想太落后了。如今我们在产权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市场化改革里面临着很多类似的问题,束缚我们的不是别的,而是落后的,旧的观点。

  也许现在我们觉得不能动,但是十年以后会觉得非常正确,没有观念的改革,没有思想的解放是不行的。粗线条企业改革完成了,但是如何深化市场改革和制度改革,还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

  前两个方面我们简单讲了一下增长模式和我们国家前40年的老红利,和未来40年新红利的情况。面对今天更多的投资者或者企业家,我们重点讲一讲下一个40年新红利在哪些领域。

  2018年困难很多,很多民营企业遭受到了限贷、限购,上千家民营企业股权被平仓,遇到了风险,是最困难的一年。但是回顾历史我们发现,每次最困难的点也是新的希望所在。1998年是亚洲金融危机,那时候我还在上海工作,看到道路两边很多烂尾楼,面临着很多出口企业严重的亏损,北方国有企业改革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很多国有企业职工下岗。但是那一年诞生了新浪、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现在我们所知道的这些互联网巨头几乎都是1998年、1999年产生的。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那一年我在美国做访问学者,2007年是苹果手机诞生的一年,10月份之前天天看到广告,但是没见到真家伙。2008年你会发现智能手机、3G、4G为代表的技术,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如果没有智能手机,没有3G,也不可能有腾讯微信,不可能有移动支付,还有网上点餐,快递,整个社会分工都达不到今天的水准。

  2019年又到了新的时点,这跟1997年、1998年一样,跟2007年、2008年一样,它所带来的产业革命新的机会比那个时候还要多。多在哪儿呢?用总理的话说。2015年我参加国务院座谈会的时候汇报了新财务模式,总理说以前我们创造财富主要靠自然资源,今后我们更多靠人的资源。以前主要靠劳动,今后我们更多靠智慧。

  新的红利可以从三条路线把握:

  1.技术创新路线。

  2.美好生活需要的路线。

  3.沿着财富流向的路线。

  沿着技术创新的路线到底怎么把握?最近任正非先生的演讲我们也在读,过去某一年他说过,说距离20亿光年的地方投一颗“芝麻”,2万公里的地方投一个“苹果”,几千公里的地方投一个“西瓜”,距离五公里的地方投“范弗里特弹药量”,扑上去撕开这个口子。创新在遥远的地区投少量的钱,在创新爆发生产力。

  清能源我认为是人类的终极能源,中国有大量生产煤化工的工厂,副产品就是氢能源。几十年科学家进行奋战研究,丰田汽车已经向全人类免费公开了氢能的技术,如今我们全国各地,各个地方政府都在支持建加氢站,股市沾上氢的股票涨得也非常快,所以大家要重视氢未来的爆发式生产力,有这么多特点我就不一一读了。

  还有人工智能,不久前我正在把我的书翻成英语,之前我还一段一段的翻,后来我发现用有道翻译就很轻松,一段上去改几个词就可以了,翻译软件、制作软件这些越来越成熟了,AI的爆发也会在各个领域改变我的生活。

  还有5G,到底5G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大家能想到的是智能驾驶,物联网这些东西,能想到的只是一点点。只有这个东西真来的时候,你才能知道是什么。2007年我在美国看苹果广告的时候,都想象不出来,因为就是一划一划,没有键盘,这玩意能操作吗?10月份开始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去费城排队抢购,才知道原来苹果手机是这个样子。2007年之前谁能想到现在的微信呢?谁能想到滴滴打车呢?如果没有那个时候苹果手机的创新,没有3G,绝对没有现在这一系列的东西。

  5G以后到底会有什么?现在所有的预测都只是其中一点点,大部分都预测不出来,只有到时候才知道。但是关注5G领域的投资,5年、10年之后会让我们变成一个新的样子。

  沿着美好生活路线:软产业。我们已经过了满足物质生活需求的时候了,社会主要矛盾变成了美好生活的满足。主要是对品质生活的需要,对终身学习的需要,愉快生活的需要,智能生活的需要,品质生活的需要。

  真正有前景的制造业是软性制造业,乔布斯说他的手机是这样做的,耐克公司说不仅要让脚满意,而且要让头脑满意。奔驰前总设计师说我卖的不是汽车,只是一件艺术品,碰巧它会跑而已。所以我们到底是需要什么?我们喝茅台酒喝的是两斤粮食吗?两斤粮食只值几十块钱,你为什么要花一千块钱啊,几百块钱买酒?我们做低端劳动也是没有前途的,制造业在中国总的比重只占了29%,所以美国赚钱,我们赚顺差,还被人家攻击,我们要转型,中国制造要变成中国创造,变成中国品牌,还要变成中国价值。

  知识产业就是今天我们做的这些东西,不但教育是知识产业,读书会也是知识产业,智库、研究院也是知识产业,论坛、会议等等都是,但知识产业到底怎么创造价值?还有一些新的规律。

  信息产业需要更快的传输,更强的计算,更大的存储,更广的链接。文化娱乐产业也诞生了很多百亿、千亿的巨头,每年春节的电影就几十亿的票房,这些产业也是美好生活需要的未来。

  高端服务业,包括新零售等等,他们都在不断的,每天都在改变社会的分工,提升我们创造财富的效率。除了满足美好生活需要路线的一些产业之外,可能还有一些沿着财富流向的路线,也是我们发掘新红利的方向。几百年前土地是创造财富的主要来源之一,谁有土地谁就是富人。一千五百年前谁占领了贸易路线谁就是富人,工业革命早期谁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是就是富人,在工业社会发展到比较强盛的时候,谁有资源,谁有煤炭、石油谁就是富人。现在谁拥有流量入口和较大平台的人,他是富人。你企业有五千万,五亿的流量,可以免费为用户提供服务,你就是腾讯,你就是阿里巴巴,价值怎么变现我们再谈。

  沿着财富流向路线还有现代金融,他们所有的信用价值,创造信用的能力,创造交易的能力,资产配置的能力,风险管理的能力都足以使你站在财富的关键点,使你成为拥有新红利的人。

  当然,新经济的价值创造跟以前传统制造业不一样了,有很多软性的特征,软价值。软价值的创造符合这个公式,V等于C乘以N的M次方。

  C是有效投入因子,软产业领域里正常的规律是这样,你要写一千首歌才有一个流行,很多人练习篮球才出一个姚明,找到王子之前你必须亲吻无数的青蛙,到底怎么样才是有效的投入因子,是我们在新经济产业里需要找到的新规律。

  N是传播群体广度,比如说《新红利》这本书我写完了,价值创造只完成了刚才的第一步,这个C。今天是第二步,N,你如何创造传播更大的传播群体。一部电影有几千人看是一个价值,有几亿人看又是一个价值,这个N的创造也是价值创造的重要领域。乔布斯创造苹果之前世界对他的需求是零,现在就不一样了,所有满足人们美好生活需要的产品都有这个特点,粮食不吃会饿死,但是苹果手机可用也不可用,这取决于你的价值体现。

  软价值乘数是M,我这本书写得好,得到认可,价值就提升了。《哈利波特》从一本书变成一个电影,变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变成2千亿美元的产业链,M就是在不断的提高。

  新经济价值的实现跟制造业也不一样,一般是非对称的,阳光免费,星光收费。先有价值,后有盈利模式。资本化实现,硬价值可以忽略不计,比如说阿里巴巴、腾讯楼里的电脑可以是负资产,但是价值是股市资本市场的价值,价值实现通常是立体的和弯曲的,一次弯曲价值就是几何级数的增长。

  这个时间非常短,只有20分钟,后面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更多的专家,这儿有个“备胎”,没讲透的地方请大家读《新红利》,也欢迎大家在当当网上写正面或者负面的批评,谢谢大家。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官网)